图南

莫使金樽空對月
舉杯幸會有緣人

—— 【雷神个人向】The Sun shall set in Asgard now.

summary:索尔在适应新时区时出现了点小问题,但他不打算解决它。
——————————————
“这时阿斯加德该是黄昏。”他撑着下巴,没头没脑的开口。
火箭回过头来,“什么?”小动物抖了抖胡须。
他们正在高速飞行。小小的船舰掠过两侧的星系,像挟裹于斑斓河流的一粒草籽。
“这时阿斯加德该是黄昏,”雷电之神重复道,仅剩的左眼凝视着星海“你该去看看,那是我的故乡,众神的居所。太阳落下时那儿是整个九界最美的地方。听说过不竭之泉*吗?12条河流从那眼泉里奔腾而出,流过世界边缘落入下界。黄昏时星辰从河水落下的地方升起,那是九界的英灵…”
“等等,认真的?”小动物打断他,保养枪支的动作也暂停了,扬起毛茸茸的一边眉毛...

—— 【铁盾】一个梗

丧尸背景,盾女体
tony想追Steve,想要送点啥,但不知道该送啥,就去请教pepper

pepper“送最适合她的就行。”
tony“呃……我大厦里确实有几幅莫奈的原作,但现在回去拿是不是有点冒险了?”
pepper“……”
pepper“好吧,换个问法:你觉得这种时候,一个功能健全的女性最需要的是什么?”
tony“自助小玩具?啊!我知道了,一个功能健全的炮——”
pepper“是棉条,天才。”
———————
pepper“just……something fit her.”
tony“emmm……i do have some genuine Monet,but is now a good time to...

—— 「盾铁」世无英雄 10/熵

“我不会原谅你的,小混蛋。你要发表人生演说或者哲理就在这儿等,一会儿史蒂夫绝对会来抱着你说睡前故事;但你要真想有钱又风光又讨人喜欢就自己走来我这边,我会教你怎么把心变成烧不融的钢铁。没有人会帮你,你自己选。未来都是自己选的,乔尼。”

埋骨之地:



10
运作的电脑上突然响起刺耳的警报。托尼抓住时机跳起来推开史蒂夫的怀抱,他以为运行数据出了什么问题,却发现所有的电脑屏幕全部开始播放视频,在他以为那是某种病毒时,却被视频里的内容着实吓到了。
"贾维斯!"他大喊,连声音都有些变调,"覆盖命令!告诉我具体情况!"
金属质感的英伦发音在空中响起:「帕克先生的公寓...

—— 【华福】月色正浓时(01)

01、

华生和夏洛克脚缠着脚,一同撞进221B暗摸摸的客厅里,钥匙被随手扔在地上,落在地毯里发出闷闷的一声响。两人都有点站不稳,夏洛克的头垂在华生的颈子边上,呼出温热的、带着酒气的低笑,华生将人靠到墙边站好,刚想去摸电灯的开关却被人一把拽回去,一阵天旋地转,位置倒换,便被抵在了墙上,就看见夏洛克烟灰色的眼睛里满盛着笑,颧骨上的那块皮肤也微微地发着红,一头卷发晃来晃去,人还站的东倒西歪,只能无奈地叹气,心说这人醉的可真是不轻,脸上却也微微地笑了起来。

茉莉今天结了婚。这么好的一个姑娘终于有了归宿,华生和夏洛克自然要去参加典礼。侦探本来还有点不想去,被医生以切断三个月的烟草供应为威胁,只能乖乖...

—— 【FB/gramander】当安全部长谈论安全时他在谈论什么(5)

啊,太久没更新,我自己都忘记之前的剧情了……

放个传送门吧。

1

2

3(上)

3(下)

4

——————

5

如果各位看客有心观察生活的话,诸位也许会发现:某个惯例看似长久而坚定,但它的开端往往是极其不引人注目的,就像沙漏的第一粒沙。纽特叫醒格雷夫斯的那一天也许就是第一粒,几天后他们已经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用餐,虽然气氛还是有点古怪,可至少比小斯卡曼德先生刚住进来的时候好得多,至少奇兽学家能直视安全部长紧蹙的浓眉而不至于浑身僵硬了——对于还要在同一个屋檐下度过不短时间的这对室友来说,已是长足的进步。

而真正让他们的关系更近一步的,是另一粒“第一粒沙”。

纽特住进来没几天后,...

啊,想看福尔摩斯家妹妹和麦考夫女助手的拉郎(郎?)
因为姨妈来而十分暴躁的安茜娅「老板,我给你泡茶,我管着MI6,我监视你弟弟,我回家还得跟你妹睡觉,我愿意什么时候吃冰淇淋就什么时候吃冰淇淋。」
因为牙痛但又想吃甜食而见不得别人在自己眼前吃甜的麦考夫「……好的。」

—— 【FB/gramander】小斯卡曼德先生的保温魔咒

【小斯卡曼德先生的保温魔咒】

纽特蹑手蹑脚地在篱笆和墙垣间穿行。
天气太冷了,他的脸蛋给冻得通红,头顶上棕色的毛线帽子歪到一边,但他两手都抱在那个对六岁小孩儿而言太大的篮子身上,因此腾不出手来将它扶一扶正。
同样,他也无瑕顾及那条已经拖在地上的围巾。午后就开始落起小雪,围巾在雪地上拖着,他的小脚印旁边落下另一条浅浅的痕迹。
他翻过围墙,绕过花园,来到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子边上。
小屋子安安静静的,门上挂着一把锁。他先把篮子小心地放在地上,然后吸吸鼻子,把围巾和帽子收拾整齐了,这才伸手敲门。
“帕西?”他敲了两下,没听见回应就又敲了两下:“帕西!”
屋子里传出一阵叮里咣啷的声音,一个小男孩儿的脸出现在墙上小小的窗...

—— 【FB/家长组】当安全部长谈论安全时他在谈论什么(4)

也许是昨晚睡前的思绪过于纷杂,纽特做了一夜乱七八糟的梦(飞舞的叉子、飞舞的盘子、飞舞的帕西瓦尔先生),直到第二天的正午才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

他在床上仰躺着发了一小会儿呆,颇为费力地回想梦境里支离破碎的场景,然后他听见闷闷的撞击声——从箱子里传来。

纽特猛地蹦起来,他之前可从未忘记给箱子里的奇兽们喂食。


纽特刚掀开箱子就对上一双圆溜溜的蓝眼睛,道高扒着入口的边缘眼巴巴地盯着他,刚刚的动静应该就是他弄出来的——自从上次在纽约意外发掘出了保姆资质之后,道高就成了这个魔法箱子的小管理员,而显然他也将这个职责履行的很好:他的一条前臂盘踞着一只鸟蛇(看起来颇有些跃跃欲试),而他头上蜷着好几只叽...

「He is super died.」
「yap.」


马背:



【Fantastic Beasts】【Graves哭哭】



我流的不是泪,是格雷夫斯;


我碎的不是真心,是真部长。



༼ ༎ຶ ෴ ༎ຶ༽༼ ༎ຶ ෴ ༎ຶ༽༼ ༎ຶ ෴ ༎ຶ༽༼ ༎ຶ ෴ ༎ຶ༽༼ ༎ຶ ෴ ༎ຶ༽



—— 【神奇动物/家长组】当安全部长谈论安全时他在谈论什么(3下)

3(下)

纽特预计在美国停留的时间是三个月,他要整理手稿、补充北美神奇动物条目下的信息、拜访旧友——包括,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去再看看弗兰克。

只是帕西瓦尔预料之外的建议打乱了这一计划,美式邀请太过直白有力,婉拒无效的英国人只能拎箱入住。尽管这位房主的嘴角总是严肃地抿着,让纽特总是非常紧张,但他知道帕西瓦尔是出于好意。他尽量避免给对方带来不便,可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他拥有一箱子的奇珍异兽,而它们又不太服从管教的情况下。

当嗅嗅又一次趁学者不注意从箱子里爬出来,把帕西瓦尔公寓的收纳间翻了个底儿掉之后,纽特终于忍不住了,自幼良好的教育让他脸皮发热,他把玻璃兽塞回箱子里,在当晚向帕西瓦尔提...

我说的是战斗力。

我不知道这个老司机说的是什么。

(此谈话背景是在讨论大家的守护神

—— 【神奇动物/家长组】当安全部长谈论安全时他在谈论什么(03上)

帕西瓦尔小的时候总是在赌气,一天到晚皱着眉头,穿着小朋友版的黑色西装三件套,像一团小小的乌云。他父亲说他是“我见过的最不招人喜欢的小孩”。
美国人从不自谦,全世界都知道的。
没人知道这个黑头发黑眼睛黑衣服的小讨厌鬼在不高兴什么。帕西瓦尔是家里的独子,理应是被宠爱和关注的中心。可他母亲生下他之后就染了重病,所有人都在忙着照料卧床不起的格雷夫斯夫人,还是个婴儿的帕西瓦尔身边只有一个家养小精灵科克看顾他。
科克的年纪很大了,而且嘴巴坏得要命。从他接手格雷夫斯小先生的那一天开始,帕西瓦尔就没有一天没听到他不抱怨、嘟嘟囔囔的斥责、阴阳怪气的讽刺,梅林啊,帕西瓦尔真恨他。他拿到自己的魔杖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个...

—— 【神奇动物/家长组】当安全部长在讨论国家安全时他在讨论什么(2)

最终小斯卡曼德先生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悲惨地哽住了,更悲惨的是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还没从那句石化咒的威力里回过神来,因此没有人能化解他的窘境,而现在他和格雷夫斯先生一道站在美国魔法国会安全部最高部长的家门口了。
令人同情。如果要想个形容词出来描述小斯卡曼德先生现在的状况的话,没有人能想到另一个词。
安全部长先生完全感觉不到神奇动物学家的窘迫似的,他从大衣里抽出魔杖,从容地对着那扇朴素的木门挥动,口中念念有词,接着他回过头来对客人解释:“这房子只允许有标记的人出入。”他上前一步推开了门,“请进吧。不是什么大雅之堂,不过也应当足够了。”
纽特手脚僵硬地跟着部长进去了,刚跨过门他便感到眼前一亮,在那扇毫不起眼...

—— 【家长组/神奇动物】当安全部长在谈论国家安全时在谈论什么(1)

又名:小斯卡曼德先生的信件安全问题。

————————————————

作为美国魔法国会的安全部部长,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帕西瓦尔·格雷夫斯应当是一个黑脸阎王一般的存在:冷血无情、铁面无私、公正严明的同时顽固而不容一丝变通,这样的认知配上他那张似乎总是在凝重地沉思着的、严肃到几乎有些阴沉的脸庞和鬓角几缕象征岁月风霜的银发,便更加深了几分。然而人们在这样想着的时候往往却忘了,在安全部部长这一位高权重的身份之下,他还是一名出色的、代表魔法政府形象的正气师。这意味着他的日常不仅仅是和他国的魔法部门谈判交涉,同时他还要和这世界上最危险狡诈的生物——人类,打交道。而在许多情况下,只要人类牵...

返回顶部
©图南 | Powered by LOFTER